777带头大哥
 
>新聞>煤安中心>煤安資訊>油井山違規開采問題如何整改

油井山違規開采問題如何整改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2019年08月26日 15:45:56  來源:人民網  閱讀:6353

  村民指認益泰公司非法開采的礦堆。

  滿目瘡痍的油井山。
  本報記者 張 洋攝

  編輯同志:

  我們是寧夏回族自治區中衛市沙坡頭區興仁鎮拓寨村的村民,拓寨村附近的油井山礦區蘊藏有豐富的煤炭與陶瓷土資源。這些年來,寧夏益泰礦山開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益泰公司”)一直在礦區從事開采經營活動,存在嚴重問題:一是政府批準的采礦證上注明礦產種類是陶瓷土,實際上卻是大肆采煤;二是開采經營活動造成嚴重生態破壞,隨意排渣致使道路不通、水渠堵塞、水庫干涸,我們的飲用水失去了保障,賴以為生的種瓜業也受到嚴重影響。對此,我們持續反映了十余年。懇請黨報關注。

  中衛市興仁鎮拓寨村村民

  8月6日抵達寧夏回族自治區中衛市沙坡頭區興仁鎮拓寨村村民馬山(化名)的家里,已是晌午時分。記者隨即展開采訪調查。

  村民反映生態遭到嚴重破壞

  幾個部門都來看過了,但都不了了之

  村民馬山自小就生活在拓寨村,今年已60多歲了,他的家是用泥土磚堆起來的房子,泥土磚箍起來的院墻,屋檐下還掛著一個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老式電表。

  馬山對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熟悉的。“我們這里就是旱。早在1958到1968年,村里人用了整整10年時間,一背簍一背簍地挑土,挖開了一條長達10公里的水渠,這才把山間水引到水庫。然后村民們開著農用車或者挑扁擔,把水運回家。幾十年了,都是如此。”

  “后來益泰公司大肆開采,隨意排渣,一下子把我們的水源給破壞了,水渠也堵塞了,水庫、水井也就根本沒水了。”說到此處,馬山有些激動,“安裝自來水需要800元的手續費,很多村民手頭不寬裕,舍不得、花不起這筆錢。所以現在我們只能挖地窖,下雨或者下雪了,就趕緊儲存起來、算計著用。實在沒辦法了,才到鎮上買水吃。”

  聽聞記者來調查,周邊的村民不約而同地趕到馬山家,你一言我一語。“水源被破壞了,村里1000多畝硒砂瓜受旱,我們這些靠天吃飯的村民生計受到嚴重影響。”“益泰公司越界開采,山體被挖得七零八碎。”“通向中衛市區的一條近路也被封住,不讓通行,村民只能從遠路繞道。”

  隨后,在馬山等村民的帶領下,記者驅車前往離拓寨村不遠的油井山礦區,行至半路,前方果然被渣土、石頭堵住了。這就是村民提及的那條近路。村民牛成(化名)說:“前些年找益泰公司去理論路的問題,他們竟公然驅趕、毆打我們,人身安全受到了嚴重威脅,現在都不敢輕易再往這邊來了。”

  記者徒步前行,來到半山腰,看到村民所說的水庫里沒有水,土壤完全呈龜裂狀,底部長滿了雜草,水渠中也沒有水流。據馬山介紹,對于這些情況,中衛市政府部門都來看過了,但都不了了之。

  村民舉報非法開采煤礦

  相關部門回應,不是“煤”而是“炭質泥巖”

  一路上,村民們還一直抱怨,政府部門批準的采礦證上注明礦產種類是陶瓷土,益泰公司實際上在大肆采煤,這種非法開采無疑加劇了生態環境的破壞。

  記者注意到,越往深處走、高處走,腳下的土壤越呈現出灰黑色,卡車的車轍印也非常明顯。到達山頂,一堆一堆,完全是煤黑色的,還有幾處鋼結構的作業架。村民們說,這些都是益泰公司非法露天開采煤礦的鐵證。

  “山有多高,煤就有多高。這里的煤炭很豐富,而且都在地表,開采難度不大。”馬山指向遠處的山體說:“那些就是煤渣,益泰公司在山上隨意傾倒,煤渣順著山坡滾下來,山都變成了黑色。”

  對此,村民們一直舉報和反映,但中衛市有關部門一直以“炭質泥巖”的概念作為回應,否認益泰公司開采的是煤。采訪調查期間,寧夏回族自治區中衛市自然資源局副局長高懷麒出示了一份寧夏煤炭質量檢測中心于2012年4月26日作出的檢測報告。根據報告,煤的最高灰分為40%,可是經過定點采樣, 6個樣品的灰分均已超出標準范圍,初步判斷1、2、3號樣為含炭質泥巖,4、5、6號樣為高炭質泥巖。

  高懷麒還出示了一份核查報告,其中有這樣一段文字:按《寧夏回族自治區礦產資源管理條例》第二十三條“采礦權人在開采主要礦種的同時,對礦區范圍內具有應用價值的共生和伴生礦產應綜合開采。采礦權人因故不開采的,應當采取保護措施,防止損失破壞。采礦權人開采礦區范圍內具有應用價值的共生和伴生礦產,不再辦理采礦證,但必須繳納資源稅和資源補償費”的規定,原中衛市國土資源局從2009年至2016年7月共收取益泰公司資源補償費8.2017萬元。

  “煤炭開采必須取得有關部門批準的采礦證,近年來國家在這方面有嚴格限制。如果是政府部門所說的共生礦產——炭質泥巖,那就有變通空間了。” 村民汪海(化名)提出,益泰公司開采的產品主要銷往發電廠,如果連煤都不是,發電廠為啥要購買發電呢?

  采訪中,村民們說:“我們小時候跟著大人們上山挖洞掏過煤,弄回家作燃料,一點問題都沒有。”馬山說:“益泰公司原來是一家耐火材料廠,老板姓馬,后來公司轉讓給了俞老板,也就開始礦產的開采經營了。我曾在公司干過保安,還幫著賣過8800噸煤。當時一噸煤320元,我賺零頭20元,總計17萬余元,結果俞老板賴賬,硬是沒給我。”

  此外,記者還查閱到幾份材料:自治區2009年的一份會議紀要載明,對油井山地區的煤炭資源進行勘探,如果達到一定規模標準,優先為永安公司和另一家公司配置資源。寧夏礦產地質調查所主持勘探工作,并于2010年1月作出結論,這份勘探調查書上明確油井山地區有煤層,有一些不利于建井開采的條件,局部可進行露天開采。

  村民反映問題10多年,生態破壞卻愈發嚴重

  相關部門曾罰款,直到今年才責令停產整改

  站在山頂遠眺,油井山的部分山體已經被開采得面目全非,沒有半點綠色,有的只是成堆的灰黑色,土質含量也不高,四處都是松動裸露的大石頭。礦渣更是隨意傾倒堆放,有的幾乎和山體一樣高了。

  據了解,油井山礦區原隸屬于寧夏海原縣,后經行政區劃調整,劃歸中衛市。益泰公司自2007年取得采礦證以來,已4次辦理延期手續,最近一次發證是2018年6月13日,有效期至2019年6月15日。其間,中衛市有關部門對益泰公司超界越層開采、違規用地等問題懲治過,懲治以罰款為主。高懷麒出示的多份材料顯示,2012年3月、2019年4月,公司均因超界越層開采問題被處罰,罰金均為3萬元,有關部門一再要求開采深度應嚴格按照采礦證,不得超過30米,并強調開采時不能只開采“炭質泥巖”,否則將吊銷采礦證。此外,2013年因違規臨時堆放渣土,益泰公司被罰款0.84萬元,2016年又因未批先建行為,被罰款5.7萬元。

  據村民們講述,10多年來,油井山的生態不僅從未好轉,反而是破壞得愈發嚴重。他們一直在堅持著奔波反映,但益泰公司往往是“歇一會就又開工了”。村民汪海說:“今年我再次舉報反映,自然資源局的執法人員和我一起到益泰公司,但在上山途中突然不讓我跟隨了,說‘這是公司內部施工的地方,無權進去’。后來給我的回復就是‘舉報不實’。如果沒貓膩,為何不能公開。”

  如今面對滿目瘡痍的油井山,村民臉上寫滿了無奈。采訪中,高懷麒表示,益泰公司已于今年1月被責令停產整改,一個原因是前文提到的超界越層開采,另一個原因是沒有環保手續。據了解,今年1月29日、2月18日,中衛市自然資源局分別給中衛市生態環監局發函、給益泰公司發通知,稱“經查,寧夏益泰礦山開采有限公司油井山陶瓷土礦無環保相關手續從事開采活動,請依據環保相關法律法規予以查處。”“經查,該礦至今無環評手續。”

  對此,寧夏回族自治區中衛市生態環境局副局長沈軍給予證實。據他介紹,環保手續是開采經營的一個前置條件,也是日常監督核查的一個基礎,是必不可少的。一直以來,礦區生態環保的日常監管是國土部門負責,即便是此次機構改革,這項職能也沒有權屬上的調整。

  談及眼前情況,村民們都說:“既然沒有環評手續,為什么這些年能一直開采?相關部門為什么這么些年都看不到生態遭到嚴重破壞的事實?究竟誰該對這種違規開采行為負責?”

  下一步將采取哪些整改措施?油井山何時才能復綠?這都是當地群眾關心的問題。


返回我的煤炭網,查看更多
 

掃碼打開手機版

 

 

 
 
網站首頁 | 在線支付 | 網站公告 | 在線投稿 | 在線交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400-632-8858

【8:30-17:00】

我的煤炭網
微信公眾平臺


在線客服
777带头大哥